Tag标签
  • 传统
  • 图文
  • 卡片
全部文章

最强科学家-rrrr-爱阅小说网

  

最强科学家-rrrr-爱阅小说网

  

最强科学家-rrrr-爱阅小说网

  

最强科学家-rrrr-爱阅小说网

  “张老师,你这个人怎么不敢在校长面前说实话呢?”吕旭阳掉过头去看向张朝斌,并一本正经地说道,“你不就是怕我在高考上拖了我们班的后腿吗?你想甩开我,拜托,找点好的理由来向校长告状再说!我喜欢班上的一个女同学,给她写了一封情书,这又有什么了不起?你们最多说我早恋,然后好好地教育我一番,我又没强迫那女生什么,又没伤害到她,你们凭什么就因为这点事要将我赶尽杀绝?!高中教育制度上有哪条规定,学生恋爱要开除的?告诉你们,要开除我,不是你们两个人说了算的,上学是我的权利,教育局局长都不敢随随便便放出这样的豪言壮语,这是法制社会,一切要讲证据,要走过程,不是你们一言两语就能剥夺一个学生的上学权利的,当然,学生自己不愿意上了,自动辍学的话这另当别论。”

  与此同时,他们却谁也没有留意到倒在地板上的吕旭阳,他身子一阵剧烈的抽搐之后,奇怪他表情异常夸张。

  “你这个没出息的东西,我真想打死你!”吕耀文扬起巴掌怒吼道,“我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不争气的东西呢?!”

  “张老师,你这个人怎么不敢在校长面前说实话呢?”吕旭阳掉过头去看向张朝斌,并一本正经地说道,“你不就是怕我在高考上拖了我们班的后腿吗?你想甩开我,拜托,找点好的理由来向校长告状再说!我喜欢班上的一个女同学,给她写了一封情书,这又有什么了不起?你们最多说我早恋,然后好好地教育我一番,我又没强迫那女生什么,又没伤害到她,你们凭什么就因为这点事要将我赶尽杀绝?!高中教育制度上有哪条规定,学生恋爱要开除的?告诉你们,要开除我,不是你们两个人说了算的,上学是我的权利,教育局局长都不敢随随便便放出这样的豪言壮语,这是法制社会,一切要讲证据,要走过程,不是你们一言两语就能剥夺一个学生的上学权利的,当然,学生自己不愿意上了,自动辍学的话这另当别论。”

  “张老师,那只是他的一时气话,他肯定不敢跟老师过不去,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跟他那种不懂事的学生一般见识!”吕耀文叹口气说道。

  “你能给学校争什么光?!你不捣乱大家就阿弥陀佛了!”他班主任张朝斌插话道。

  “道歉啊!快点道歉啊!你不道歉,你不求得谭校长他们的原谅,回去我打死你!”吕耀文怒气勃勃地吼道。

  “校长,这也是他故意编的理由,你问他我有当面这么说吗?做老师的最需要的是诚信了,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不能说谎,要不然只会误人子弟!”吕旭阳语重心长般地说道。

  “谭校长,求你再给我们一个机会,现在马上就要高考了,如果他就这样退学了,那前面的书就白读了!”吕耀文转过身来低眉顺眼地恳求谭志文道。

  他那句“大逆不道”的话一说出口,谭校长等人顿时面面相觑,只觉得面前这个“问题学生”好像陡然变了个样,变得老气横秋了,居然说老师们是他的小辈,那种质疑、不屑的语气竟是那么地自然,又那么地刺耳。

  尽管已经进入耄耄之年,但是李恒一颗心却像年轻人一样,朝气蓬勃,而在学术研究上,他有股永无止境的钻劲。

  “校长,我千错万错错在给女生写情书啊,不过我现在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现在马上就要高考了,大家都这么紧张,我怎么能这么放任自己呢?我也应该好好地学习才是啊!”吕旭阳不由分说地掉过头来对谭校长说道,语气沉重而坚定,颇有股“浪子回头金不换”的豪气。

  不就是一所中学的校长和老师吗,在他面前根本算不了什么,什么哈佛大学、牛津大学等等世界名牌大学出来的博士、院士他都懒得放在眼里,每天想拜访他的各行各业的学者和大人物简直排成了一条龙,但是他每一分钟的工作都排得满满当当的,挤不出来一丁点空,谁要是能亲自见上他一面,那毫无悬念将会登上下期时代杂志的头版头条,倍儿有面子。

  “校长,这也是他故意编的理由,你问他我有当面这么说吗?做老师的最需要的是诚信了,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不能说谎,要不然只会误人子弟!”吕旭阳语重心长般地说道。

  他那句“大逆不道”的话一说出口,谭校长等人顿时面面相觑,只觉得面前这个“问题学生”好像陡然变了个样,变得老气横秋了,居然说老师们是他的小辈,那种质疑、不屑的语气竟是那么地自然,又那么地刺耳。

  他穿越了,灵魂附体,附身在吕旭阳同学的身上,而他的真实身份却是来自几百年以后的一名科学家!

  “张老师,你这个人怎么不敢在校长面前说实话呢?”吕旭阳掉过头去看向张朝斌,并一本正经地说道,“你不就是怕我在高考上拖了我们班的后腿吗?你想甩开我,拜托,找点好的理由来向校长告状再说!我喜欢班上的一个女同学,给她写了一封情书,这又有什么了不起?你们最多说我早恋,然后好好地教育我一番,我又没强迫那女生什么,又没伤害到她,你们凭什么就因为这点事要将我赶尽杀绝?!高中教育制度上有哪条规定,学生恋爱要开除的?告诉你们,要开除我,不是你们两个人说了算的,上学是我的权利,教育局局长都不敢随随便便放出这样的豪言壮语,这是法制社会,一切要讲证据,要走过程,不是你们一言两语就能剥夺一个学生的上学权利的,当然,学生自己不愿意上了,自动辍学的话这另当别论。”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吕旭阳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大胆了?!”张朝斌暗地里惊惶不安。

  “你叫我向他们三个小辈道歉?”吕旭阳指了指坐在正对面的谭志文,又分别指指两旁的张朝斌和罗军,他极其诧异似的反问道。

  “年轻人,不管你的事了,你先回去吧,让我来跟他们谈谈。”吕旭阳回过头来大大咧咧地说道。

  “我不尊重你们?”吕旭阳既觉得可气又觉得可笑,要知道他大半辈子都是呼风唤雨的,他想要什么就能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所以他的性格和他的行事作风一样是“狂妄不羁”的,还没有谁敢在他面前颐指气使耀武扬威,他大手一挥屁股后面便有无数人愿意为他效劳。

  “吕先生,你这是干什么?!要是说一句‘对不起’有用,那这个世界上就不要法官和监狱了!”张朝斌习惯性地推了推眼镜架,冷眉冷眼地注视着吕耀文说道,“吕旭阳这个学生实在是太伤人脑筋了,我们老师真的管不了他了啊,整天不是逃课就是打架,这些或许我们都能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但是他变本加厉,现在竟然调戏班上的女生,还威胁老师,他说要把我大卸八块,你说这种混蛋学生我们要不要开除?!吕先生,你把他带回去吧,没得说了,必须开除他不可,就算学校收留他,我也绝不会让他进我们教室,更不用说给他安排高考了!我要是有这样的儿子,我打得死!太不长进了,油盐不进啊!”

  “你也说是陆明同学告诉你的,那这就表明不是我当着你的面在威胁你了,你就那么肯定陆明没有说假话?!如果他是在冤枉我,想陷害我呢?!你这完全是在捕风捉影!”吕旭阳不甘示弱地质问道。

  谭校长拍案而起,怒不可遏地大声说道:“一点礼貌都没有!我们学校可没有像你这样不尊重老师的学生!看来张老师和罗主任说得没错了,你犯了大错还不思悔改,还在这里跟长辈没大没小!你回去吧啊,我们学校不欢迎你这种满身歪风邪气的学生!”

  “我不尊重你们?”吕旭阳既觉得可气又觉得可笑,要知道他大半辈子都是呼风唤雨的,他想要什么就能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所以他的性格和他的行事作风一样是“狂妄不羁”的,还没有谁敢在他面前颐指气使耀武扬威,他大手一挥屁股后面便有无数人愿意为他效劳。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吕旭阳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大胆了?!”张朝斌暗地里惊惶不安。

  此时此刻,大摇大摆坐在办公桌旁边的教导主任罗军以及高三八班的班主任张朝斌却都是冷眼相看,幸灾乐祸般。

  “你能给学校争什么光?!你不捣乱大家就阿弥陀佛了!”他班主任张朝斌插话道。

  他穿越了,灵魂附体,附身在吕旭阳同学的身上,而他的真实身份却是来自几百年以后的一名科学家!

  “你叫我向他们三个小辈道歉?”吕旭阳指了指坐在正对面的谭志文,又分别指指两旁的张朝斌和罗军,他极其诧异似的反问道。

  吕旭阳长篇大论地说来,有礼有节,张朝斌和罗军听后哑口无言,一时之间竟然答不上话来。

  “你光看着我干什么?”吕旭阳朝他父亲苦笑道,“我说过我来和他们谈,保准说服他们!”

  “吕旭阳,张老师说你还威胁他,说要杀了他,你这可是在恐吓,不是小错误了!”谭校长疾言厉色地说道。

  “这个……我后面会调查清楚的。”听吕旭阳字字郑重,入情入理,说得那么好,谭志飞心里一软,随即一挥手道,“暂时就说到这里吧。张老师,你就不能体谅一下学生和家长的苦衷吗?人家学习成绩不好,他们自己也不想啊,谁不希望自己学习很棒,让人羡慕?吕旭阳同学都说到这份上了,你们还想怎么样?我们是公立学校,学校是政府的,我们没有权利随随便便决定学生的去留问题!学生都想得到的问题,你们为人师表的怎么就想不到呢?!回去好好想一想吧,看到底是谁错了!”

  “校长,你放心好了,从此刻起,我痛改前非,绝对好好学习,等高考的时候我会为学校争光的。”吕旭阳随后拍着胸膛保证道,“校长,我知道你是一个深明大义的人,不会仅仅因为我现在成绩差,也不会不顾我家人的强烈反对把我开除掉!”

  在他们八班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吕旭阳他是班里学习成绩最差的那一批学生中的“佼佼者”,每次考试下来,基本上每门功课他都红灯高高挂,从未有哪门功课及过格,不是倒数第一,就是倒数第二,以此类推,反正最好的一次成绩也没有超出倒数前十,真可谓是“名列前茅”。

  “我穿越了?!我的试验成功了!”吕旭阳双手用力地握了握拳头,他满脸惊奇地瞪着这一幕情景,仿佛发生了什么让他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的事情。

  此时最受委屈的是他吕旭阳了,他前生可是一位德高望重的科学家,什么场面没见过,谁见了他都要敬他三分,就算是美国总统在他面前那也得低头哈腰表示尊敬,没办法,他是那个时代是伟大的科学家,最受人尊敬的长者。

  此时此刻,大摇大摆坐在办公桌旁边的教导主任罗军以及高三八班的班主任张朝斌却都是冷眼相看,幸灾乐祸般。

  在他们八班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吕旭阳他是班里学习成绩最差的那一批学生中的“佼佼者”,每次考试下来,基本上每门功课他都红灯高高挂,从未有哪门功课及过格,不是倒数第一,就是倒数第二,以此类推,反正最好的一次成绩也没有超出倒数前十,真可谓是“名列前茅”。

  “张老师,你这个人怎么不敢在校长面前说实话呢?”吕旭阳掉过头去看向张朝斌,并一本正经地说道,“你不就是怕我在高考上拖了我们班的后腿吗?你想甩开我,拜托,找点好的理由来向校长告状再说!我喜欢班上的一个女同学,给她写了一封情书,这又有什么了不起?你们最多说我早恋,然后好好地教育我一番,我又没强迫那女生什么,又没伤害到她,你们凭什么就因为这点事要将我赶尽杀绝?!高中教育制度上有哪条规定,学生恋爱要开除的?告诉你们,要开除我,不是你们两个人说了算的,上学是我的权利,教育局局长都不敢随随便便放出这样的豪言壮语,这是法制社会,一切要讲证据,要走过程,不是你们一言两语就能剥夺一个学生的上学权利的,当然,学生自己不愿意上了,自动辍学的话这另当别论。”

  吕旭阳长篇大论地说来,有礼有节,张朝斌和罗军听后哑口无言,一时之间竟然答不上话来。

  李恒只恨岁月不饶人,他还有很多想法没有实现,可死神却一步步地逼近他,这是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他一个凡夫俗子也改变不了,但他能改变的是科技,最先进的科学技术,于是为了生命不息他耗费心血研究时空穿梭机,没想到最终试验成功了,只不过这个结果有点儿出乎他意料,不是他重生到自己年轻的时候,却是灵魂穿越到了几百年前,附身在一个普普通通的小男孩身上。

  “哎,此一时彼一时啊!”吕旭阳很快反应了过来,他深深地意识到了,自己这已是再世为人,并不是昔日的大科学家了,而只是一名正在被人训斥,眼看着就要被学校无情驱赶的可怜学生。

  “罗主任,张老师,现在距离高考就只两三个月了,请你们开开恩,让他留在学校里度过这最后的一点时间,到时候高考完了就什么都不会烦扰你们了!”吕耀文点头弯腰地说道,“对于我们这种普通的家庭来说,孩子考大学有多么地重要啊,即使他考不出好成绩,我们也认了,谁叫孩子不学好,拿不出好分数?!但是不管怎么样,我家里人都很希望他考大学啊!我父亲八十多岁了,现在躺在病床上,眼睛都睁不开,可他日盼夜盼就盼着孩子考大学的消息了,我们祖祖辈辈都没什么文化,谁也没有上过初中,更不用说是高中和大学了!所以,我求你们不要在这个节骨眼上开除他,如果非得这样,那叫我们一家人怎么办啊?!我儿子不懂事,如果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我代他向你们道歉了!对不起,请你们原谅,怎么罚他都没关系,就别开除他!”

  “吕先生,你别再说了,你儿子的事我们已经商量好,做好决定了!”教导主任罗军也冷冷地说道,态度很坚决的样子。

  此时最受委屈的是他吕旭阳了,他前生可是一位德高望重的科学家,什么场面没见过,谁见了他都要敬他三分,就算是美国总统在他面前那也得低头哈腰表示尊敬,没办法,他是那个时代是伟大的科学家,最受人尊敬的长者。

  李恒只恨岁月不饶人,他还有很多想法没有实现,可死神却一步步地逼近他,这是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他一个凡夫俗子也改变不了,但他能改变的是科技,最先进的科学技术,于是为了生命不息他耗费心血研究时空穿梭机,没想到最终试验成功了,只不过这个结果有点儿出乎他意料,不是他重生到自己年轻的时候,却是灵魂穿越到了几百年前,附身在一个普普通通的小男孩身上。

  “你光看着我干什么?”吕旭阳朝他父亲苦笑道,“我说过我来和他们谈,保准说服他们!”

  在他们八班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吕旭阳他是班里学习成绩最差的那一批学生中的“佼佼者”,每次考试下来,基本上每门功课他都红灯高高挂,从未有哪门功课及过格,不是倒数第一,就是倒数第二,以此类推,反正最好的一次成绩也没有超出倒数前十,真可谓是“名列前茅”。

  这在他们班主任那个四眼天鸡看来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因为前一刻吕旭阳还畏畏缩缩默不作声,可谁知道这下一刻,他就俨然换了一个人似的,变得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了,说起话来还是那么地理直气壮,原来对方“深藏不露”,是一个很识大体的学生,他这下反过来以教育局的规章制度和国家法律来威胁老师了。

  “你这个没出息的东西,我真想打死你!”吕耀文扬起巴掌怒吼道,“我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不争气的东西呢?!”

  “我穿越了?!我的试验成功了!”吕旭阳双手用力地握了握拳头,他满脸惊奇地瞪着这一幕情景,仿佛发生了什么让他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的事情。

  吕旭阳那话绝对不是在占谭校长他们的便宜,他当真是在“倚老卖老”,不过此吕旭阳非彼吕旭阳。

  吕旭阳被他父亲一巴掌打倒后没有立时站起来,而是蜷缩在墙角落里,只见他浑身发抖,好像非常惊恐。

  “年轻人,不管你的事了,你先回去吧,让我来跟他们谈谈。”吕旭阳回过头来大大咧咧地说道。

  在他们八班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吕旭阳他是班里学习成绩最差的那一批学生中的“佼佼者”,每次考试下来,基本上每门功课他都红灯高高挂,从未有哪门功课及过格,不是倒数第一,就是倒数第二,以此类推,反正最好的一次成绩也没有超出倒数前十,真可谓是“名列前茅”。

  他前世是位大科学家,也是位业余演员,他喜欢演话剧,所以很会融入一个新的角色,现在头脑里有现成的十分详细的剧本,他还不信手拈来。

  “谭校长,求你再给我们一个机会,现在马上就要高考了,如果他就这样退学了,那前面的书就白读了!”吕耀文转过身来低眉顺眼地恳求谭志文道。

  “这个……我后面会调查清楚的。”听吕旭阳字字郑重,入情入理,说得那么好,谭志飞心里一软,随即一挥手道,“暂时就说到这里吧。张老师,你就不能体谅一下学生和家长的苦衷吗?人家学习成绩不好,他们自己也不想啊,谁不希望自己学习很棒,让人羡慕?吕旭阳同学都说到这份上了,你们还想怎么样?我们是公立学校,学校是政府的,我们没有权利随随便便决定学生的去留问题!学生都想得到的问题,你们为人师表的怎么就想不到呢?!回去好好想一想吧,看到底是谁错了!”

  李恒是生活在五百多年以后的一位科学家,确切地说是一位老科学家,因为他进行时空穿越的试验时已是风中残烛,身体各项机能均已严重退化,体内有些器官甚至已经衰竭,根本活不了多久了。

  “你能给学校争什么光?!你不捣乱大家就阿弥陀佛了!”他班主任张朝斌插话道。

  他穿越了,灵魂附体,附身在吕旭阳同学的身上,而他的真实身份却是来自几百年以后的一名科学家!

  吕旭阳那话绝对不是在占谭校长他们的便宜,他当真是在“倚老卖老”,不过此吕旭阳非彼吕旭阳。

  “校长,你放心好了,从此刻起,我痛改前非,绝对好好学习,等高考的时候我会为学校争光的。”吕旭阳随后拍着胸膛保证道,“校长,我知道你是一个深明大义的人,不会仅仅因为我现在成绩差,也不会不顾我家人的强烈反对把我开除掉!”

  “校长,这也是他故意编的理由,你问他我有当面这么说吗?做老师的最需要的是诚信了,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不能说谎,要不然只会误人子弟!”吕旭阳语重心长般地说道。

  “吕旭阳,张老师说你还威胁他,说要杀了他,你这可是在恐吓,不是小错误了!”谭校长疾言厉色地说道。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吕旭阳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大胆了?!”张朝斌暗地里惊惶不安。

  “你也说是陆明同学告诉你的,那这就表明不是我当着你的面在威胁你了,你就那么肯定陆明没有说假话?!如果他是在冤枉我,想陷害我呢?!你这完全是在捕风捉影!”吕旭阳不甘示弱地质问道。

  “这个……我后面会调查清楚的。”听吕旭阳字字郑重,入情入理,说得那么好,谭志飞心里一软,随即一挥手道,“暂时就说到这里吧。张老师,你就不能体谅一下学生和家长的苦衷吗?人家学习成绩不好,他们自己也不想啊,谁不希望自己学习很棒,让人羡慕?吕旭阳同学都说到这份上了,你们还想怎么样?我们是公立学校,学校是政府的,我们没有权利随随便便决定学生的去留问题!学生都想得到的问题,你们为人师表的怎么就想不到呢?!回去好好想一想吧,看到底是谁错了!”

  一个清脆的巴掌声猛然响起,正在接受教导主任和班主任训斥的吕旭阳同学被打翻在了地上,打他的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他亲生父亲吕耀文。

  “吕旭阳,张老师说你还威胁他,说要杀了他,你这可是在恐吓,不是小错误了!”谭校长疾言厉色地说道。

  此时最受委屈的是他吕旭阳了,他前生可是一位德高望重的科学家,什么场面没见过,谁见了他都要敬他三分,就算是美国总统在他面前那也得低头哈腰表示尊敬,没办法,他是那个时代是伟大的科学家,最受人尊敬的长者。

  这在他们班主任那个四眼天鸡看来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因为前一刻吕旭阳还畏畏缩缩默不作声,可谁知道这下一刻,他就俨然换了一个人似的,变得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了,说起话来还是那么地理直气壮,原来对方“深藏不露”,是一个很识大体的学生,他这下反过来以教育局的规章制度和国家法律来威胁老师了。

  他前世是位大科学家,也是位业余演员,他喜欢演话剧,所以很会融入一个新的角色,现在头脑里有现成的十分详细的剧本,他还不信手拈来。

  一个清脆的巴掌声猛然响起,正在接受教导主任和班主任训斥的吕旭阳同学被打翻在了地上,打他的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他亲生父亲吕耀文。

  “校长,我千错万错错在给女生写情书啊,不过我现在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现在马上就要高考了,大家都这么紧张,我怎么能这么放任自己呢?我也应该好好地学习才是啊!”吕旭阳不由分说地掉过头来对谭校长说道,语气沉重而坚定,颇有股“浪子回头金不换”的豪气。

  “这个……我后面会调查清楚的。”听吕旭阳字字郑重,入情入理,说得那么好,谭志飞心里一软,随即一挥手道,“暂时就说到这里吧。张老师,你就不能体谅一下学生和家长的苦衷吗?人家学习成绩不好,他们自己也不想啊,谁不希望自己学习很棒,让人羡慕?吕旭阳同学都说到这份上了,你们还想怎么样?我们是公立学校,学校是政府的,我们没有权利随随便便决定学生的去留问题!学生都想得到的问题,你们为人师表的怎么就想不到呢?!回去好好想一想吧,看到底是谁错了!”

  “吕先生,你这是干什么?!要是说一句‘对不起’有用,那这个世界上就不要法官和监狱了!”张朝斌习惯性地推了推眼镜架,冷眉冷眼地注视着吕耀文说道,“吕旭阳这个学生实在是太伤人脑筋了,我们老师真的管不了他了啊,整天不是逃课就是打架,这些或许我们都能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但是他变本加厉,现在竟然调戏班上的女生,还威胁老师,他说要把我大卸八块,你说这种混蛋学生我们要不要开除?!吕先生,你把他带回去吧,没得说了,必须开除他不可,就算学校收留他,我也绝不会让他进我们教室,更不用说给他安排高考了!我要是有这样的儿子,我打得死!太不长进了,油盐不进啊!”

  “谭校长,求你再给我们一个机会,现在马上就要高考了,如果他就这样退学了,那前面的书就白读了!”吕耀文转过身来低眉顺眼地恳求谭志文道。

  尽管已经进入耄耄之年,但是李恒一颗心却像年轻人一样,朝气蓬勃,而在学术研究上,他有股永无止境的钻劲。

  试问成绩这么差的学生谁能相信他在高考上有好的发挥,那只是他父亲吕耀文在自欺欺人罢了,此刻吕旭阳的班主任和一向看不起他对他很苛刻的教导主任无不这么认为。

  吕旭阳被他父亲一巴掌打倒后没有立时站起来,而是蜷缩在墙角落里,只见他浑身发抖,好像非常惊恐。

  “你也说是陆明同学告诉你的,那这就表明不是我当着你的面在威胁你了,你就那么肯定陆明没有说假话?!如果他是在冤枉我,想陷害我呢?!你这完全是在捕风捉影!”吕旭阳不甘示弱地质问道。

  “谭校长,您别生气,我不敢不尊重您。”回过神来后,吕旭阳脸色立马变换了,他笑吟吟地对一校之长谭志文说道,“谭校长,给个机会嘛,我保证给学校争光!”

  这在他们班主任那个四眼天鸡看来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因为前一刻吕旭阳还畏畏缩缩默不作声,可谁知道这下一刻,他就俨然换了一个人似的,变得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了,说起话来还是那么地理直气壮,原来对方“深藏不露”,是一个很识大体的学生,他这下反过来以教育局的规章制度和国家法律来威胁老师了。

  不就是一所中学的校长和老师吗,在他面前根本算不了什么,什么哈佛大学、牛津大学等等世界名牌大学出来的博士、院士他都懒得放在眼里,每天想拜访他的各行各业的学者和大人物简直排成了一条龙,但是他每一分钟的工作都排得满满当当的,挤不出来一丁点空,谁要是能亲自见上他一面,那毫无悬念将会登上下期时代杂志的头版头条,倍儿有面子。

  “我穿越了?!我的试验成功了!”吕旭阳双手用力地握了握拳头,他满脸惊奇地瞪着这一幕情景,仿佛发生了什么让他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的事情。

  尽管已经进入耄耄之年,但是李恒一颗心却像年轻人一样,朝气蓬勃,而在学术研究上,他有股永无止境的钻劲。

  “吕先生,你别再说了,你儿子的事我们已经商量好,做好决定了!”教导主任罗军也冷冷地说道,态度很坚决的样子。

  “张老师,那只是他的一时气话,他肯定不敢跟老师过不去,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跟他那种不懂事的学生一般见识!”吕耀文叹口气说道。

  “道歉啊!快点道歉啊!你不道歉,你不求得谭校长他们的原谅,回去我打死你!”吕耀文怒气勃勃地吼道。

  与此同时,他们却谁也没有留意到倒在地板上的吕旭阳,他身子一阵剧烈的抽搐之后,奇怪他表情异常夸张。

  “吕先生,你以为你儿子会在高考上有个好成绩吗?”张朝斌突然开口说道,语气冷冰冰的,身为吕旭阳的班主任,他当然对吕旭阳的学习情况了如指掌了。

  “校长,我千错万错错在给女生写情书啊,不过我现在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现在马上就要高考了,大家都这么紧张,我怎么能这么放任自己呢?我也应该好好地学习才是啊!”吕旭阳不由分说地掉过头来对谭校长说道,语气沉重而坚定,颇有股“浪子回头金不换”的豪气。

  吕旭阳被他父亲一巴掌打倒后没有立时站起来,而是蜷缩在墙角落里,只见他浑身发抖,好像非常惊恐。

  此时最受委屈的是他吕旭阳了,他前生可是一位德高望重的科学家,什么场面没见过,谁见了他都要敬他三分,就算是美国总统在他面前那也得低头哈腰表示尊敬,没办法,他是那个时代是伟大的科学家,最受人尊敬的长者。

  “吕先生,不能打孩子,学校里拒绝暴力!”正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校长谭志文喝道,他正襟危坐,一脸的严肃。

  “罗主任,张老师,现在距离高考就只两三个月了,请你们开开恩,让他留在学校里度过这最后的一点时间,到时候高考完了就什么都不会烦扰你们了!”吕耀文点头弯腰地说道,“对于我们这种普通的家庭来说,孩子考大学有多么地重要啊,即使他考不出好成绩,我们也认了,谁叫孩子不学好,拿不出好分数?!但是不管怎么样,我家里人都很希望他考大学啊!我父亲八十多岁了,现在躺在病床上,眼睛都睁不开,可他日盼夜盼就盼着孩子考大学的消息了,我们祖祖辈辈都没什么文化,谁也没有上过初中,更不用说是高中和大学了!所以,我求你们不要在这个节骨眼上开除他,如果非得这样,那叫我们一家人怎么办啊?!我儿子不懂事,如果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我代他向你们道歉了!对不起,请你们原谅,怎么罚他都没关系,就别开除他!”

  这在他们班主任那个四眼天鸡看来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因为前一刻吕旭阳还畏畏缩缩默不作声,可谁知道这下一刻,他就俨然换了一个人似的,变得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了,说起话来还是那么地理直气壮,原来对方“深藏不露”,是一个很识大体的学生,他这下反过来以教育局的规章制度和国家法律来威胁老师了。

  一个清脆的巴掌声猛然响起,正在接受教导主任和班主任训斥的吕旭阳同学被打翻在了地上,打他的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他亲生父亲吕耀文。

  李恒只恨岁月不饶人,他还有很多想法没有实现,可死神却一步步地逼近他,这是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他一个凡夫俗子也改变不了,但他能改变的是科技,最先进的科学技术,于是为了生命不息他耗费心血研究时空穿梭机,没想到最终试验成功了,只不过这个结果有点儿出乎他意料,不是他重生到自己年轻的时候,却是灵魂穿越到了几百年前,附身在一个普普通通的小男孩身上。

  “校长,我千错万错错在给女生写情书啊,不过我现在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现在马上就要高考了,大家都这么紧张,我怎么能这么放任自己呢?我也应该好好地学习才是啊!”吕旭阳不由分说地掉过头来对谭校长说道,语气沉重而坚定,颇有股“浪子回头金不换”的豪气。

  “哎,此一时彼一时啊!”吕旭阳很快反应了过来,他深深地意识到了,自己这已是再世为人,并不是昔日的大科学家了,而只是一名正在被人训斥,眼看着就要被学校无情驱赶的可怜学生。

  他一边苦苦哀求着,一边九十度向罗军他们深深鞠躬,表示万分的歉意,他诚恳之至,就差跪地求饶了。

  “谭校长,您别生气,我不敢不尊重您。”回过神来后,吕旭阳脸色立马变换了,他笑吟吟地对一校之长谭志文说道,“谭校长,给个机会嘛,我保证给学校争光!”

  “吕先生,你这是干什么?!要是说一句‘对不起’有用,那这个世界上就不要法官和监狱了!”张朝斌习惯性地推了推眼镜架,冷眉冷眼地注视着吕耀文说道,“吕旭阳这个学生实在是太伤人脑筋了,我们老师真的管不了他了啊,整天不是逃课就是打架,这些或许我们都能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但是他变本加厉,现在竟然调戏班上的女生,还威胁老师,他说要把我大卸八块,你说这种混蛋学生我们要不要开除?!吕先生,你把他带回去吧,没得说了,必须开除他不可,就算学校收留他,我也绝不会让他进我们教室,更不用说给他安排高考了!我要是有这样的儿子,我打得死!太不长进了,油盐不进啊!”

  “你……我是你爸啊?!你怎么这么没大没小的?!”吕耀文瞪大眼睛呵斥道,他恨不得又一巴掌甩过去,好把儿子打醒。

  “你叫我向他们三个小辈道歉?”吕旭阳指了指坐在正对面的谭志文,又分别指指两旁的张朝斌和罗军,他极其诧异似的反问道。

  “年轻人,不管你的事了,你先回去吧,让我来跟他们谈谈。”吕旭阳回过头来大大咧咧地说道。

  他一边苦苦哀求着,一边九十度向罗军他们深深鞠躬,表示万分的歉意,他诚恳之至,就差跪地求饶了。

  他前世是位大科学家,也是位业余演员,他喜欢演话剧,所以很会融入一个新的角色,现在头脑里有现成的十分详细的剧本,他还不信手拈来。

  “我穿越了?!我的试验成功了!”吕旭阳双手用力地握了握拳头,他满脸惊奇地瞪着这一幕情景,仿佛发生了什么让他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的事情。

  试问成绩这么差的学生谁能相信他在高考上有好的发挥,那只是他父亲吕耀文在自欺欺人罢了,此刻吕旭阳的班主任和一向看不起他对他很苛刻的教导主任无不这么认为。

  他一边苦苦哀求着,一边九十度向罗军他们深深鞠躬,表示万分的歉意,他诚恳之至,就差跪地求饶了。

  “谭校长,求你再给我们一个机会,现在马上就要高考了,如果他就这样退学了,那前面的书就白读了!”吕耀文转过身来低眉顺眼地恳求谭志文道。

  “你……我是你爸啊?!你怎么这么没大没小的?!”吕耀文瞪大眼睛呵斥道,他恨不得又一巴掌甩过去,好把儿子打醒。

  李恒只恨岁月不饶人,他还有很多想法没有实现,可死神却一步步地逼近他,这是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他一个凡夫俗子也改变不了,但他能改变的是科技,最先进的科学技术,于是为了生命不息他耗费心血研究时空穿梭机,没想到最终试验成功了,只不过这个结果有点儿出乎他意料,不是他重生到自己年轻的时候,却是灵魂穿越到了几百年前,附身在一个普普通通的小男孩身上。

  “哦,对了,你是他老爸!”吕旭阳摇头晃脑地说道,“哎,真是乱了套了!太麻烦了!”

  一个清脆的巴掌声猛然响起,正在接受教导主任和班主任训斥的吕旭阳同学被打翻在了地上,打他的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他亲生父亲吕耀文。

  他一边苦苦哀求着,一边九十度向罗军他们深深鞠躬,表示万分的歉意,他诚恳之至,就差跪地求饶了。

  正在这时,焦头烂额的吕父冲过来一把拉起了吕旭阳,并用力将他推搡到了谭校长他们的跟前。

  吕旭阳那话绝对不是在占谭校长他们的便宜,他当真是在“倚老卖老”,不过此吕旭阳非彼吕旭阳。

  谭校长拍案而起,怒不可遏地大声说道:“一点礼貌都没有!我们学校可没有像你这样不尊重老师的学生!看来张老师和罗主任说得没错了,你犯了大错还不思悔改,还在这里跟长辈没大没小!你回去吧啊,我们学校不欢迎你这种满身歪风邪气的学生!”

  “你也说是陆明同学告诉你的,那这就表明不是我当着你的面在威胁你了,你就那么肯定陆明没有说假话?!如果他是在冤枉我,想陷害我呢?!你这完全是在捕风捉影!”吕旭阳不甘示弱地质问道。

  谭校长拍案而起,怒不可遏地大声说道:“一点礼貌都没有!我们学校可没有像你这样不尊重老师的学生!看来张老师和罗主任说得没错了,你犯了大错还不思悔改,还在这里跟长辈没大没小!你回去吧啊,我们学校不欢迎你这种满身歪风邪气的学生!”

  正在这时,焦头烂额的吕父冲过来一把拉起了吕旭阳,并用力将他推搡到了谭校长他们的跟前。

  “吕先生,你以为你儿子会在高考上有个好成绩吗?”张朝斌突然开口说道,语气冷冰冰的,身为吕旭阳的班主任,他当然对吕旭阳的学习情况了如指掌了。

  “吕先生,你别再说了,你儿子的事我们已经商量好,做好决定了!”教导主任罗军也冷冷地说道,态度很坚决的样子。

  “哎,此一时彼一时啊!”吕旭阳很快反应了过来,他深深地意识到了,自己这已是再世为人,并不是昔日的大科学家了,而只是一名正在被人训斥,眼看着就要被学校无情驱赶的可怜学生。

  “谭校长,您别生气,我不敢不尊重您。”回过神来后,吕旭阳脸色立马变换了,他笑吟吟地对一校之长谭志文说道,“谭校长,给个机会嘛,我保证给学校争光!”

  “谭校长,您别生气,我不敢不尊重您。”回过神来后,吕旭阳脸色立马变换了,他笑吟吟地对一校之长谭志文说道,“谭校长,给个机会嘛,我保证给学校争光!”

  吕旭阳那话绝对不是在占谭校长他们的便宜,他当真是在“倚老卖老”,不过此吕旭阳非彼吕旭阳。

  “吕先生,你以为你儿子会在高考上有个好成绩吗?”张朝斌突然开口说道,语气冷冰冰的,身为吕旭阳的班主任,他当然对吕旭阳的学习情况了如指掌了。

  “吕旭阳,张老师说你还威胁他,说要杀了他,你这可是在恐吓,不是小错误了!”谭校长疾言厉色地说道。

  吕旭阳被他父亲一巴掌打倒后没有立时站起来,而是蜷缩在墙角落里,只见他浑身发抖,好像非常惊恐。

  正在这时,焦头烂额的吕父冲过来一把拉起了吕旭阳,并用力将他推搡到了谭校长他们的跟前。

  试问成绩这么差的学生谁能相信他在高考上有好的发挥,那只是他父亲吕耀文在自欺欺人罢了,此刻吕旭阳的班主任和一向看不起他对他很苛刻的教导主任无不这么认为。

  “年轻人,不管你的事了,你先回去吧,让我来跟他们谈谈。”吕旭阳回过头来大大咧咧地说道。

  “吕先生,不能打孩子,学校里拒绝暴力!”正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校长谭志文喝道,他正襟危坐,一脸的严肃。

  “你能给学校争什么光?!你不捣乱大家就阿弥陀佛了!”他班主任张朝斌插话道。

  与此同时,他们却谁也没有留意到倒在地板上的吕旭阳,他身子一阵剧烈的抽搐之后,奇怪他表情异常夸张。

  “吕先生,你这是干什么?!要是说一句‘对不起’有用,那这个世界上就不要法官和监狱了!”张朝斌习惯性地推了推眼镜架,冷眉冷眼地注视着吕耀文说道,“吕旭阳这个学生实在是太伤人脑筋了,我们老师真的管不了他了啊,整天不是逃课就是打架,这些或许我们都能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但是他变本加厉,现在竟然调戏班上的女生,还威胁老师,他说要把我大卸八块,你说这种混蛋学生我们要不要开除?!吕先生,你把他带回去吧,没得说了,必须开除他不可,就算学校收留他,我也绝不会让他进我们教室,更不用说给他安排高考了!我要是有这样的儿子,我打得死!太不长进了,油盐不进啊!”

  李恒是生活在五百多年以后的一位科学家,确切地说是一位老科学家,因为他进行时空穿越的试验时已是风中残烛,身体各项机能均已严重退化,体内有些器官甚至已经衰竭,根本活不了多久了。

  “你……我是你爸啊?!你怎么这么没大没小的?!”吕耀文瞪大眼睛呵斥道,他恨不得又一巴掌甩过去,好把儿子打醒。

  此时此刻,大摇大摆坐在办公桌旁边的教导主任罗军以及高三八班的班主任张朝斌却都是冷眼相看,幸灾乐祸般。

  “我不尊重你们?”吕旭阳既觉得可气又觉得可笑,要知道他大半辈子都是呼风唤雨的,他想要什么就能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所以他的性格和他的行事作风一样是“狂妄不羁”的,还没有谁敢在他面前颐指气使耀武扬威,他大手一挥屁股后面便有无数人愿意为他效劳。

  “你光看着我干什么?”吕旭阳朝他父亲苦笑道,“我说过我来和他们谈,保准说服他们!”

  正在这时,焦头烂额的吕父冲过来一把拉起了吕旭阳,并用力将他推搡到了谭校长他们的跟前。

  “道歉啊!快点道歉啊!你不道歉,你不求得谭校长他们的原谅,回去我打死你!”吕耀文怒气勃勃地吼道。

  “吕先生,你别再说了,你儿子的事我们已经商量好,做好决定了!”教导主任罗军也冷冷地说道,态度很坚决的样子。

  “吕先生,不能打孩子,学校里拒绝暴力!”正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校长谭志文喝道,他正襟危坐,一脸的严肃。

  李恒是生活在五百多年以后的一位科学家,确切地说是一位老科学家,因为他进行时空穿越的试验时已是风中残烛,身体各项机能均已严重退化,体内有些器官甚至已经衰竭,根本活不了多久了。

  他那句“大逆不道”的话一说出口,谭校长等人顿时面面相觑,只觉得面前这个“问题学生”好像陡然变了个样,变得老气横秋了,居然说老师们是他的小辈,那种质疑、不屑的语气竟是那么地自然,又那么地刺耳。

  “张老师,那只是他的一时气话,他肯定不敢跟老师过不去,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跟他那种不懂事的学生一般见识!”吕耀文叹口气说道。

  “你这个没出息的东西,我真想打死你!”吕耀文扬起巴掌怒吼道,“我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不争气的东西呢?!”

  “校长,你放心好了,从此刻起,我痛改前非,绝对好好学习,等高考的时候我会为学校争光的。”吕旭阳随后拍着胸膛保证道,“校长,我知道你是一个深明大义的人,不会仅仅因为我现在成绩差,也不会不顾我家人的强烈反对把我开除掉!”

  谭校长拍案而起,怒不可遏地大声说道:“一点礼貌都没有!我们学校可没有像你这样不尊重老师的学生!看来张老师和罗主任说得没错了,你犯了大错还不思悔改,还在这里跟长辈没大没小!你回去吧啊,我们学校不欢迎你这种满身歪风邪气的学生!”

  不就是一所中学的校长和老师吗,在他面前根本算不了什么,什么哈佛大学、牛津大学等等世界名牌大学出来的博士、院士他都懒得放在眼里,每天想拜访他的各行各业的学者和大人物简直排成了一条龙,但是他每一分钟的工作都排得满满当当的,挤不出来一丁点空,谁要是能亲自见上他一面,那毫无悬念将会登上下期时代杂志的头版头条,倍儿有面子。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吕旭阳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大胆了?!”张朝斌暗地里惊惶不安。

  “你叫我向他们三个小辈道歉?”吕旭阳指了指坐在正对面的谭志文,又分别指指两旁的张朝斌和罗军,他极其诧异似的反问道。

  “哦,对了,你是他老爸!”吕旭阳摇头晃脑地说道,“哎,真是乱了套了!太麻烦了!”

  与此同时,他们却谁也没有留意到倒在地板上的吕旭阳,他身子一阵剧烈的抽搐之后,奇怪他表情异常夸张。

  “罗主任,张老师,现在距离高考就只两三个月了,请你们开开恩,让他留在学校里度过这最后的一点时间,到时候高考完了就什么都不会烦扰你们了!”吕耀文点头弯腰地说道,“对于我们这种普通的家庭来说,孩子考大学有多么地重要啊,即使他考不出好成绩,我们也认了,谁叫孩子不学好,拿不出好分数?!但是不管怎么样,我家里人都很希望他考大学啊!我父亲八十多岁了,现在躺在病床上,眼睛都睁不开,可他日盼夜盼就盼着孩子考大学的消息了,我们祖祖辈辈都没什么文化,谁也没有上过初中,更不用说是高中和大学了!所以,我求你们不要在这个节骨眼上开除他,如果非得这样,那叫我们一家人怎么办啊?!我儿子不懂事,如果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我代他向你们道歉了!对不起,请你们原谅,怎么罚他都没关系,就别开除他!”

  尽管已经进入耄耄之年,但是李恒一颗心却像年轻人一样,朝气蓬勃,而在学术研究上,他有股永无止境的钻劲。

  “吕先生,不能打孩子,学校里拒绝暴力!”正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校长谭志文喝道,他正襟危坐,一脸的严肃。

  “道歉啊!快点道歉啊!你不道歉,你不求得谭校长他们的原谅,回去我打死你!”吕耀文怒气勃勃地吼道。

  “我不尊重你们?”吕旭阳既觉得可气又觉得可笑,要知道他大半辈子都是呼风唤雨的,他想要什么就能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所以他的性格和他的行事作风一样是“狂妄不羁”的,还没有谁敢在他面前颐指气使耀武扬威,他大手一挥屁股后面便有无数人愿意为他效劳。

  吕旭阳长篇大论地说来,有礼有节,张朝斌和罗军听后哑口无言,一时之间竟然答不上话来。

  “哎,此一时彼一时啊!”吕旭阳很快反应了过来,他深深地意识到了,自己这已是再世为人,并不是昔日的大科学家了,而只是一名正在被人训斥,眼看着就要被学校无情驱赶的可怜学生。

  他那句“大逆不道”的话一说出口,谭校长等人顿时面面相觑,只觉得面前这个“问题学生”好像陡然变了个样,变得老气横秋了,居然说老师们是他的小辈,那种质疑、不屑的语气竟是那么地自然,又那么地刺耳。

  “罗主任,张老师,现在距离高考就只两三个月了,请你们开开恩,让他留在学校里度过这最后的一点时间,到时候高考完了就什么都不会烦扰你们了!”吕耀文点头弯腰地说道,“对于我们这种普通的家庭来说,孩子考大学有多么地重要啊,即使他考不出好成绩,我们也认了,谁叫孩子不学好,拿不出好分数?!但是不管怎么样,我家里人都很希望他考大学啊!我父亲八十多岁了,现在躺在病床上,眼睛都睁不开,可他日盼夜盼就盼着孩子考大学的消息了,我们祖祖辈辈都没什么文化,谁也没有上过初中,更不用说是高中和大学了!所以,我求你们不要在这个节骨眼上开除他,如果非得这样,那叫我们一家人怎么办啊?!我儿子不懂事,如果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我代他向你们道歉了!对不起,请你们原谅,怎么罚他都没关系,就别开除他!”

  “你光看着我干什么?”吕旭阳朝他父亲苦笑道,“我说过我来和他们谈,保准说服他们!”

  “哦,对了,你是他老爸!”吕旭阳摇头晃脑地说道,“哎,真是乱了套了!太麻烦了!”

  吕旭阳长篇大论地说来,有礼有节,张朝斌和罗军听后哑口无言,一时之间竟然答不上话来。

  “你这个没出息的东西,我真想打死你!”吕耀文扬起巴掌怒吼道,“我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不争气的东西呢?!”

  李恒是生活在五百多年以后的一位科学家,确切地说是一位老科学家,因为他进行时空穿越的试验时已是风中残烛,身体各项机能均已严重退化,体内有些器官甚至已经衰竭,根本活不了多久了。

  “张老师,那只是他的一时气话,他肯定不敢跟老师过不去,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跟他那种不懂事的学生一般见识!”吕耀文叹口气说道。

  “校长,你放心好了,从此刻起,我痛改前非,绝对好好学习,等高考的时候我会为学校争光的。”吕旭阳随后拍着胸膛保证道,“校长,我知道你是一个深明大义的人,不会仅仅因为我现在成绩差,也不会不顾我家人的强烈反对把我开除掉!”

  试问成绩这么差的学生谁能相信他在高考上有好的发挥,那只是他父亲吕耀文在自欺欺人罢了,此刻吕旭阳的班主任和一向看不起他对他很苛刻的教导主任无不这么认为。

  他穿越了,灵魂附体,附身在吕旭阳同学的身上,而他的真实身份却是来自几百年以后的一名科学家!

  不就是一所中学的校长和老师吗,在他面前根本算不了什么,什么哈佛大学、牛津大学等等世界名牌大学出来的博士、院士他都懒得放在眼里,每天想拜访他的各行各业的学者和大人物简直排成了一条龙,但是他每一分钟的工作都排得满满当当的,挤不出来一丁点空,谁要是能亲自见上他一面,那毫无悬念将会登上下期时代杂志的头版头条,倍儿有面子。

  “吕先生,你以为你儿子会在高考上有个好成绩吗?”张朝斌突然开口说道,语气冷冰冰的,身为吕旭阳的班主任,他当然对吕旭阳的学习情况了如指掌了。

  他前世是位大科学家,也是位业余演员,他喜欢演话剧,所以很会融入一个新的角色,现在头脑里有现成的十分详细的剧本,他还不信手拈来。

  “哦,对了,你是他老爸!”吕旭阳摇头晃脑地说道,“哎,真是乱了套了!太麻烦了!”

  “你……我是你爸啊?!你怎么这么没大没小的?!”吕耀文瞪大眼睛呵斥道,他恨不得又一巴掌甩过去,好把儿子打醒。

  此时此刻,大摇大摆坐在办公桌旁边的教导主任罗军以及高三八班的班主任张朝斌却都是冷眼相看,幸灾乐祸般。

  “校长,这也是他故意编的理由,你问他我有当面这么说吗?做老师的最需要的是诚信了,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不能说谎,要不然只会误人子弟!”吕旭阳语重心长般地说道。

上一篇:

下一篇: 没有了

本站文章于2019-11-19 22:46,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转载请注明:最强科学家-rrrr-爱阅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