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 传统
  • 图文
  • 卡片
全部文章

17102中邦量子工程中央科学家遭邦内弃世吓唬

中国量子工程

  

17102中邦量子工程中央科学家遭邦内弃世吓唬

  

17102中邦量子工程中央科学家遭邦内弃世吓唬

  

17102中邦量子工程中央科学家遭邦内弃世吓唬

  

17102中邦量子工程中央科学家遭邦内弃世吓唬

  2017年7月10日,郑某实际控制并担任董事长的浙江九州量子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在微信公众号“九州量子”中发布文章,宣称“‘沪杭干线’利用已有的光纤管道资源,铺设量子光纤,中间设置彭埠、桐乡、嘉兴、大港、漕河泾、中科大上海研究院等六个中继站,上海端的接入位于国家量子保密通信京沪干线日,为避免误导和以正视听,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上海研究院发布声明进行了澄清:“从未设置所谓‘沪杭干线’的中继站”,从未与所谓“沪杭干线”发生业务往来与合作,对此郑某等人将矛头指向彭承志及其所在的研究团队。

  公开信中,彭承志提醒广大投资者在投资量子通信产业过程中,要选择真正拥有核心技术、守法诚信的企业,谨防陷入“庞氏骗局”,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损失。

  但值得注意的是,彭承志在公开信中,未提及臧振幅的名字。彭承志表示,他只发过一份公开信。据介绍,警方此前是拘留了臧振幅,但并非刑事拘留;臧振幅也没有侮辱、恐吓彭承志。

  目前,浙江九州量子公司以“不方便转接公司宣传人员及相关负责人”,拒绝接受采访。彭的公开信中指责的该公司董事长郑某尚未就此事公开表态。

  公开信中称,遭到浙江九州量子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郑某等人的侮辱、恐吓,被威胁要锤杀其子女,并精准报出彭承志的家庭住址和小孩信息,造成巨大的精神压力和损害,导致其团队人人自危、无心工作,严重影响了团队承担的国家重大战略任务,现实名写出公开信,提醒广大投资者慎重判断。

  综合媒体9月29日报道,9月28日晚,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研究员、中国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墨子号”科学应用系统总工程师和卫星系统副总设计师彭承志在微博发表公开信《科学家遇上流氓怎么办?我没什么办法,但我可以说出来》。

  据上海澎湃新闻报道,9月29日上午9时许,彭承志所在的研究机构已收到浙江九州量子公司副董事长臧振幅委托浙江天册律师事务所发送的律师函,指彭承志“用公开信形式损害其名誉权”。

  公开信中称2017年7月初,多个网站上出现了以“九州量子成行业探路者 揭开量子通信产业化帷幕”为题的新闻报道文章。

  2017年9月4日,中科大宣布国家量子保密通信“京沪干线”项目通过总技术验收(图源:中科大官网)

上一篇:

下一篇:

本站文章于2019-11-22 05:05,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转载请注明:17102中邦量子工程中央科学家遭邦内弃世吓唬 中国量子工程